今年是《寂靜的春天》一書作者、美國生物學家蕾切爾·卡森逝世50周年。現在我們還能聽到春天的鳥鳴——儘管其數量和種類都較過去已大為減少——這在很大程度上應感謝卡森。
  《寂靜的春天》以虛構的一座普通美國小鎮開頭:“神秘莫測的疾病襲擊了成群的小雞;牛羊病倒和死去。到處是死亡的陰影,農夫述說著他們家人的疾病。城裡的醫生也愈來愈為他們的病人中出現的新疾病感到困惑……這是一個沒有聲息的春天,一個寂靜的春天。”卡森認為,是DDT和化學工業使得美國無數城鎮的春天之音沉寂下來了。
  DDT是一種殺蟲劑,也是一種農藥,中文名為“滴滴涕”,它1874年首先由一位德國化學家合成,之後很長一段時期籍籍無名。直到“二戰”初期,瑞士化學家保羅·穆勒發現DDT可以迅速殺死蚊子、虱子和農作物害蟲,而且比其他殺蟲劑安全。此後DDT作為一種特效殺蟲劑,被大量生產和使用,甚至成為一種“日常用品”。保羅·穆勒還因此在1948年榮獲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然而,隨著調查的深入,卡森發現,DDT雖能殺死農作物害蟲,但在進入食物鏈之後,它不僅是導致一些食肉和食魚的鳥類大量滅絕的主要原因,還會危害動物和人類。DDT能在生物體內長期積累,擾亂生物的荷爾蒙分泌,導致神經和生殖系統變異,並有明顯的致癌性。
  DDT的這些危害,後來都無可辯駁地被證實,儘管當時那些從環境污染中獲利的化學工業集團認為,卡遜只是在危言聳聽。當《寂靜的春天》在1962年問世後,立即遭到大量詆毀、威脅和污衊,既得利益者稱卡森是歇斯底裡的、極端的,是未婚和沒有博士學位的女權主義者,甚至暗示她是蓄意破壞美國繁榮的共產主義分子。
  但卡遜沒有低頭,她隱瞞了已患乳腺癌並正在進行化療的病情,帶著自己的著作到處演講。最終,政府介入了這場鬥爭。1963年,時任美國總統肯尼迪任命了一個特別委員會調查書中結論,該委員會證實卡森對農藥潛在危害的警告是正確的。國會立即召開聽證會,美國第一個民間環保組織由此應運而生,美國環境保護局也在此背景下成立。由於《寂靜的春天》的影響,僅至1962年底,已有40多個提案在美國各州通過,立法限制殺蟲劑的使用。
  《寂靜的春天》在1990年代後期再版時,美國副總統戈爾為該書作序,稱“這本書在1962年第一次出版時,‘環境’一詞甚至還沒有列入政府公共政策制定的辭典……《寂靜的春天》就像荒野中的一聲吶喊改變了歷史”。
  1964年4月14日,卡森在經過長時間與乳腺癌的抗爭之後與世長辭,離世前她在給朋友的一封信中寫道:“我企圖輓救的生物世界是如此的美麗,這常在我心中占有最重要的地位。我有一種神聖的責任感,要盡我所能去做。現在我相信我至少做了一點點。指望一本書能帶來完全的改變是不現實的。”
  許多年後,事實證明卡森的許多警告不是說過了頭。環境問題僅靠發明一些新的治理措施、關閉一些污染源或發佈一些新法令,是難以徹底解決的。環境問題的解決植根於更深層的人類社會改革中,它包括對經濟目標和民眾意識的根本變革,包括人類數千年發展的基石——人類中心主義的改變。
  更重要的是,卡森早就意識到,環境問題與政治博弈相互交織會妨礙治理回到正確的軌道。她悲觀地斷定,殺蟲劑問題會因為政治問題而永遠存在,清除污染最重要的是澄清政治。比如,卡森當時並沒有意識到的環境污染從發達國家向第三世界遷徙的問題,如1984年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在印度博帕爾製造的毒氣泄漏事件。由此可見,“寂靜的春天”實際上離我們並不遙遠。
  今天,我們有很多理由慶幸卡森和她的《寂靜的春天》沒有來得太遲,但總體來說,人類並沒有從卡森等人的警告中汲取太多教訓。今天的地球面臨著比當初更多的環境問題,“寂靜的春天”仍可能隨時降臨。  (原標題:“寂靜的春天”離我們並不遙遠)
創作者介紹

陳柏宇

uo75uocs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